骨粉主要结构为羟基磷灰石钙,是骨头和牙齿的基本矿物成分。用于治疗骨囊肿和骨缺损修复,由于其具有不易移位、维持长效的优势开始用于医疗美容,主要用于注射隆鼻和丰下巴。曾在我国台湾省被大范围地推广注射,并随着台湾省医生的交流访问,逐渐被内地熟知。后期由于人工骨粉用于注射美容有着非常明显的后遗症,又升级为人工骨胶原或微晶瓷。

无论注射的是什么物质,
有以下症状一定要尽快取出:

有红、肿、痛的情况一定要取出。
形态不佳,硬,歪,或膨胀,突出。
随气温季节变化,反复出现炎症。
随身体状况不佳,熬夜加班、感冒发烧等免
疫力低的时候,出现异常。

无任何症状,不痛不痒
需要取出吗?

骨粉在国内没有经过相关的安全认证,存在安全隐患。如果注射的是骨粉,李方奇院长建议一定要取出。它无法被吸收,注射后潜在的风险比较大,根据已经注取过后的患者情况,有近6成以上是之前没有症状,突然在某一天有了红、肿、疼的症状。后期其他刺激也有可能会引发症状,如外力刺激或者二次手术有可能造成栓塞,注射后几年可能会出现感染等问题。因此李方奇院长建议如果怀疑是骨粉或其他不明注射物,还是尽早取出为好。

注射的是微晶瓷,不是
骨粉,需要取出吗?

什么是微晶瓷?微晶瓷是一种生物软陶瓷,其主要结构与成分为羟基磷灰石钙,由于羟基磷灰石钙不能直接注入人体,因此,必须与其它液态物质混和在一起才能注射。微晶瓷就是将羟基磷灰石钙悬浮于基本由水和甘油(USP)构成的凝胶状载体,形成半固体植入体特性,以用来注射。从理论上来说,微晶瓷和骨粉的材料本质相同,只是微晶瓷会经过特殊处理,使得其填充后达到理想效果,且微晶瓷会吸收,效果维持时间为1年到1年半。但很多美容院或个人工作室并没有合法渠道进货,仅仅是将国家明令禁止的骨粉填充包装成微晶瓷,一但出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由于骨粉不能被分解吸收,如果注射层次比较浅或者注射量过多,早期压迫局部会导致血运不佳,使毛细血管增生,呈红血丝外观,难以消退,出现红肿。

骨粉是颗粒状,如果没有做全面杀菌消毒注射时细菌、病毒、真菌、寄生虫等病原体侵入面部会引起的局部组织发炎,一旦出现感染,取出会更加困难。

骨粉虽然是粉状,但注射进入人体后就会结晶变硬。而且骨粉注射后7天才能结晶变硬,这期间坚决不可以碰撞注射部位,不然就会变形,所以骨粉注射后变形变硬是常见的并发症。

栓塞比较少见。骨粉注射到血管或骨粉注射过多压迫到血管就会出现栓塞。出现栓塞表现为皮肤变白,剧痛或者皮肤颜色加深,钝痛明显,严重可能导致失明危及生命。栓塞症状可能会术后即刻就出现,数日后加重,也可在注射后数年在某些诱因(常有注射其他填充物或手术刺激)而引起发生

李方奇院长指出:安全原则是每一个医生都应该遵循的首要原则,骨粉取出首先应该考虑安全问题。骨粉注射后会跟神经血管黏连,为了刻意取出粘连在血管和神经上的微量骨粉残留而损伤到重要的神经血管得不偿失。不要过度在意微量的骨粉残留,其实心理上对于残留物的担忧烦躁及心理问题所带来的影响远远比微量的残留引起的伤害大的多。要相信自己的身体机能对自己的保护,微量的骨粉残留并不会影响身体健康。

骨粉注射通常在面部不同的部位和层次,不适症状的表现方式多样,因此取出也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李方奇院长认为:骨粉取出应该优先考虑微创取出(针孔大小创口)方式,遵循创伤由小到大的原则,用尽量小的创伤来达到骨粉安全取出的目的。但,微创取出并不一定适用于每个人,特殊情况下,根据骨粉在组织内的复杂情况,有可能选择微创+手术切除结合的方式,先将骨粉粉碎后再取出,避免整块取出,造成较大的创伤,为后期修复增加难度。

李方奇院长不赞成骨粉取出不分情况统一选择手术切口的方式,手术切口创伤较大,如果大面积整块切除,有造成畸形、凹陷或损伤血管神经的可能,且手术切口出血多,容易造成取出部位血肉模糊,影响关于是否取净的正确判断。因此,单纯的手术切口整块取出,并不是骨粉取出的首选方法。根据李方奇院长十几年的注取经验和众多案例总结,他认为:绝大多数的骨粉取出患者可以用微创取出的方式来达到安全取净的目的。

针对很多人“注取务净”盲目追求完全干净的误区,李方奇院长与丁小邦博士一起提出注取平衡原则:在干净取出骨粉与不破坏肌体组织之间,找到精准平衡点。为了取干净骨粉而破坏肌体组织,造成难看的疤痕和凹陷是我们不愿看到的。所以手术要足够精细,要把握平衡,在干净取出与不破坏肌体组织之间找到精准平衡点,让患者能够在保证美观和健康的情况下,安全取出骨粉。

骨粉是粉状,注射后会包裹住注射部位的血管和神经,然后结晶变硬形成一个新型的固态组织。新型的固态组织包裹着血管和神经,而且比较硬,也比较复杂,如果单独的使用整块切除的方法就会损伤到面部重要的神经和血管,造成面部损伤或术后面部畸形、凹陷。因此骨粉取出难点在于如何将整块固态组织粉碎分离,然后将骨粉单独取出来。因此切除的方法并不能安全取出骨粉。需要选择合适的方法和有经验的医生才能将骨粉安全取出。

由丁小邦博士领衔,李方奇院长主要参与的注射物取出专家团队,从事注取研究和临床十余年,通过数千案例经验结合面部神经学、解刨学,发明一套骨粉微创取出优先方法,通过针孔大小的创口用自制耳勺式刮取器,根据患者具体情况,优先使用微创方式将骨粉粉碎分离,然后将骨粉安全取出。注取率高,残留低,避免伤害血管和神经等健康组织,术后跟注射前一样平整如初。

  • 切口
  • 应用
  • 探头直径
  • 功能
  • 超细内窥镜
  • 无切口,仅需1mm左右针口
  • 针式注取专门定制
  • 针口一半大小直径,小于1mm
  • 多功能镜,带冲洗功能,特别适合异物的导出。
  • 常用内窥镜
  • 需在面部发际线等部位切口,方可使用
  • 常规应用
  • 4-10mm
  • 单功能镜,仅有成像功能。
  • 22年三甲医院整形外科临床工作经验
  • 获得5项省级市级科技大奖
  • 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创面修复重建学组委员
  • 中华医学会安徽分会整形外科学分会委员
  •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损伤救治康复分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
  •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中西医结合分会眼鼻综合医学专业委员
  • 会第一届委员

  • 1、足底内侧岛状皮瓣在足跟皮肤软组织缺损修复中的应用
  • 2、Meek植皮法治疗烧伤的体会
  • 3、第一掌背动脉/皮神经营养血管复合蒂岛状皮瓣修复拇指损伤
  • 4、彩色多普勒血流成像技术在低旋转点腓肠神经营养血管皮瓣移植中的临床应用
  • 5、手背深度烧伤的综合治疗
  • 6、足背皮瓣移位在足部组织缺损中的应用
  • 7、手指侧方岛状皮瓣修复邻指骨、肌腱外露创面11例
  • 8、胸壁深度烧伤创面的修复
  • 9、额、颞部小切口悬吊颞部去头皮除皱术
  • 10、S形切口在腋臭治疗中的应用
  • 11、对不同血型烧伤病人液体复苏方案的探讨
  • 12、儿童头面部烧伤254例治疗体会
  • 13、脱细胞异体真皮加自体刃厚皮片移植修复皮肤缺损
  • 14、足踝周深度创面的皮瓣修复
  • 15、显微外科技术在足部软组织缺损修复中的应用
  • 16、外踝上皮瓣在足踝部创面修复中的应用
  • 17、拇指背侧动脉逆行皮瓣修复电击伤后拇指软组织缺损
  • 18、纳米银无菌敷料在小儿深Ⅱ度烧伤创面的临床应用
  • 19、简易持续负压吸引法的临床应用
  • 20、三点小切口重睑成形术